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related to vs relating to

英語除了有 related to,也有 relating to,很多人可能只知道前者,或不肯定後者怎樣用,結果一律只用前者。嚴格來說,兩者是有差別的,但相當細微。

簡單地說,related to 是「與 ... 相關」,relating to 是「有關 ...」,甚麼東西?不必驚訝,舉例說明就知道了。

Most juvenile crimes are related to drug abuse.
這句表示大多數青年罪行都與濫用藥物有關,related to 把兩種看似不相干的事物串聯起來,當中可能涉及前因後果。

Please help me find all the documents relating to the new staff.
這句表示所有關於新職員的文件,relating to 說明兩者有直接的從屬關係。

第二句如果你硬要用 related to,也不能說是錯。不過,有時兩者都可以用於同一句中,但意思有別,例如:

Anything relating to the disease is well recorded.
這句表示關於某種疾病的東西,如發病期、死亡率等,所指的是該疾病本身。

Anything related to the disease is well recorded.
這句可以表示與某種疾病有關的其他東西,如導致該疾病的不良習慣、感染該疾病的高危人士等,所指的是疾病以外的事物。

最後值得一提,relating to 一般要緊接名詞後面,譬如 reports relating to car accidents,而 related to 除了可緊接名詞,也可放在 verb to be 後面,譬如 discoveries related to genes / Tax rates are closely related to income

2018年4月14日 星期六

比較 concern 和 worry

concern worry 都可以表示擔心或憂慮,很多人以為它們的用法差不多,實際上兩者雖然很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樣,相比起來多數人會用錯 concern

先說說兩詞相似的地方,concern worry 經常都是以形容詞的形式出現,例如:
She is concerned/worried about her appearance.
這個用法大多數人都知道,亦是最少出錯。

另外,兩詞都可以用 It What 開頭,例如:
It concerns/worries us that he hasn’t been in contact with anyone.
What concerns/worries me is how I am going to find another job.
較少人知道這個用法,但其實很好用。

以上的用法可以延伸到其他名詞或片語,例如:
Political issues never concern me.
The drastic changes in the climate are worrying scientists.
這個用法更少人會用,可能怕出錯,但英文又真的這樣用。

雖然 concern worry 確實很相近,但兩者不同的地方在於 worry 可以用作 intransitive(不及物),但 concern 不能,甚麼意思?舉例說:
They worry that they would fail the exam.
這句不能說 They concern that they would fail the exam,最多只可以說 They are concerned that they would fail the exam

很多人都知道 worry about 很常用,因此以為 concern about 也沒問題,但事實上是錯的,例如:
They worry too much about their children.
這句不能說 They concern too much about their children.
My mother is worrying about my father’s health.
這句不能說 My mother is concerning about my father’s health.

正因為 worry 可以不及物,所以日常用語可以說 Don’t worry / Don’t worry about it,但不能說 Don’t concern / Don’t concern about it

2018年4月1日 星期日

普粵閩相差多遠?

香港人學普通話,經常有人說把廣東話的音稍為轉一轉,就很接近普通話了,因為廣東話和普通話大部分的字即使整體發音不一樣,但通常有相同的聲母或韻母,所以潛意識只要 tune tune 就相似了。筆者是在香港長大的閩南人,廣東話和閩南話都是母語,印象中閩南話跟普通話在發音上的距離似乎比廣東話更大,為了考究這點,以下我挑選了十二生肖在普通話、廣東話和閩南話的讀法,給大家參考。

不過要先說明,閩南話在福建、台灣以及星馬的口音都不一樣,下列的標音部分是參考台灣教育部閩南語常用辭典,但有些跟我自己家鄉的發音不同,我會列出另一個音以資識別。

請大家特別留意每個標音的聲母和韻母,或 consonant vowel,看看三者相差多遠:

shu
syu(這裡的 u 其實是 ü,即「於」音)
tshɯ(留意 ɯ 這個母音在普通話和廣東話都沒有)

niu
ngau
gu / wu(台灣人讀 gu,福建人讀 wu

hu
fu
hoo(音近英文的 hall

tu
tou
too(音近英文的 tall

long
lung
ling / liang

she
se
tsua(這裡的 ts 不噴氣,與「鼠」的 tsh 不同)

ma
ma
be / me(台灣人讀 be,福建人讀 me

yang
yeung
iunn

hou
hau
gau(音近廣東話的「狗」)

ji
gai
gue

gou
gau
gau(音近廣東話的粗口「鳩」)

zhu
zyu
ti / tɯ(台灣人讀 ti,福建人讀

以上所見,十二生肖在普通話和廣東話的發音都頗接近,但閩南話的「鼠」、「牛」、「蛇」、「羊」、「雞」和「豬」無論是聲母和韻母都大相逕庭,與普通話及廣東話幾乎是毫無淵源,箇中原因耐人尋味,有待語言學者再進一步鑽研。

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拆解英文音節

想說一些關於發音的東西,內容有點 technical,但很實用。

很多人都知道英文單詞的讀音可拆開為音節(syllable),例如 beautiful 有三個音節beau-ti-ful

再詳細一點,一個音節的起音叫做 onset,尾音叫做 coda,例如 red 只有一個音節,r onsetd coda

明白這一點之後,就可以解釋為甚麼很多香港人會讀錯 feeling 這個詞,因為在 feel 中,f onsetl coda,所以尾音讀出來有「腰」的感覺,但 feeling 的音節是 fee-ling,原來的 l 由第一音節的 coda 變為第二音節的 onset,所以 feeling 的「腰」已經消失了。

再舉個例,很多香港人見到 Fiona 中間是 on,習慣讀成「fi na」,不過「安」本身也有 n 音,所以香港人其實是讀了 Fi-on-na,重複了兩次 n 音,事實上 Fiona 的音節是 Fi-o-na,那個 n 並不是附於 o coda,而是第三個音節的 onset,所以 Fiona 的正確讀法是「Fi na」。

只要你拿捏到英文的 syllable,並且有 onset coda 的概念,那麼你的英文發音會更加準確。

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麻將」還是「麻雀」?

打牌這遊戲,國語叫「麻將」,廣東話叫「麻雀」,兩個名稱,誰是原稱?

首先,看過古裝劇的都知道古代有種叫「打馬吊」的牌戲,有人說「麻將」或「麻雀」是由「馬吊」演變過來,但其實兩者玩法有所不同,不能視為同一物。

現今的「麻將」或「麻雀」起源說法不一,但肯定是在清朝開始盛行,而根據文案記載,最早出現的叫法是「麻雀」,清朝大部分的民間文學作品都是用「麻雀」,而非「麻將」。故此「麻雀」是原稱,「麻將」則較後期才出現。

「麻將」一詞據說是出自吳語,即由浙江、上海到江蘇一帶的地方語,「雀」和「將」在國語不同音,但吳語的「麻雀」和「麻將」幾乎同音,估計可能是當地人口傳之下把兩者混同,後來傳入國語聽起來卻是「將」音而非「雀」音,結果「麻將」一詞正式落入國語中,以致英語的譯音 mahjong 也以「麻將」為名。

時至今天,國語人包括大陸和台灣都是叫「麻將」,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除了廣東話,福建包括閩南話和福州話都是叫「麻雀」,不受國語影響,不僅如此,就連日語、韓和越南保留的漢字都是叫「麻雀」,可見「麻雀」在早期更深入民心。

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fast 還是 quick?

英語表示「慢」一般都是用 slow,但表示「快」則有 fast quick,其實這兩個字有甚麼分別?

通常要看出兩字的分別最好由句子入手,以下幾句你們認為應該用哪個字才對?

1. Phelps is a (fast / quick) swimmer.
2. The pace of our living is getting (faster / quicker).
3. Do you have time for a (
fast / quick) drink?
4. The rainforests are being cut down at a (
fast / quick) rate.
5. We have to make a (
fast / quick) decision right now.
6. Can I have a (
fast / quick) shower before we go out?
7. Please slow down. You're driving too (
fast / quickly)!
8. We became friends (
fast / quickly) when we first met.

首先要說明一點,fast quick 在某些情況可以互換,但在更多的情況不能互換,而即使在可以互換的情況,總是有其中一字比較貼切,因為兩字的側重點並不一樣。現在公佈以上的答案:

1. Phelps is a fast swimmer.
2. The pace of our living is getting faster.

3. Do you have time for a quick drink?

4. The rainforests are being cut down at a fast rate.

5. We have to make a quick decision right now.

6. Can I have a quick shower before we go out?

7. Please slow down. You're driving too fast!

8. We became friends quickly when we first met.

不知道你們在選擇答案的時候是否意識到兩者的些微差別?其實分別在於,fast 側重的是「速度」,而且是想強調高速,所以第 1 句是指「速度很快的泳手」、第 2 句是指「生活節奏更快」、第 4 句是指「在高速之下被砍伐」、第 7 句是指「開車的速度太快」;而 quick 側重的是「時間」,一般是指在短時間內完成某事,所以第 3 句是指「用少許時間喝杯東西」、第 5 句是指「在短時間內作出決定」、第 6 句是指「迅速地洗個澡」、第 8 句是指「一相識就成為朋友」。

最後提一提可以互換的情況,例如 She is a fast/quick learner of languages,用 fast quick 都是指「學語言學得很快」,些微的差別只在於 fast 強調學語言涉及的「速度」,quick 強調學語言所需的「時間」。

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Xmas 還是 X’mas?

很多人都知道 Christmas 可以縮寫,而縮寫有兩個版本,分別是 Xmas X’mas,誰對誰錯呢?

正確應該是 Xmas,這個一翻字典就知道了,不過現實中似乎 X’mas 更加流行,所以真正問題是何以會走出一個錯誤的寫法而且還更受歡迎?

首先,我們要知道 Xmas 的那個 X 是代表甚麼?其實這個 X 並不是英文字母,而是希臘字母,Christ 的希臘語是 Χριστoς (Christos)Xmas 就是取 Χριστoς 的首字母 X,所以 Xmas 之間不需要撇號。

至於 X’mas 的寫法,據說是 Xmas 傳到亞洲地區,很多人以為這個 X Christ 的音節縮寫,而根據英文縮寫(contraction)的慣例,好像 cannot 變成 can’tI am 變成 I’mlet us 變成 let’s 等,看到 X + mas 就自然而然寫成 X’mas 了,結果以訛傳訛,X’mas 竟然大受歡迎,廣泛用於聖誕卡上。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漢語古無 f 音?

秦朝著名的建築「阿房宮」,在古時這個「房」並不是讀 fong,而是讀 pong,所以「阿房宮」本來的正音是讀「阿旁宮」。為甚麼會這樣?

研究漢語古音的學者早有「古無輕唇音」(即 f 音)之說,在唐末之前漢語一直沒有 f 音,現今很多 f 音的字如果在古時已經存在,很可能是發 p 音,故此秦朝「阿房宮」的「房」在古時就是讀「旁」音。

漢語的 f 音要待唐末之後才開始出現,今時今日廣東話還有一些留傳的例子,譬如「番」在「番茄」和「番薯」都是發 f 音,證明「番茄」和「番薯」是較為後期的產物,而「番禺」一地依然保留古音 pun,讀作「潘禺」。另一個例子是「仆」,在成語「前仆後繼」的「仆」讀 fu,但罵人的「仆街」卻沿用古音 puk

由於漢語的 f 音直到唐末後才出現,在唐朝深受中國影響的日本趕不及把 f 音帶回去,結果今天的日文並沒有 f 音,以致日本人發 f 音都有困難,而他們用片假名譯英文的外來語,只能用最接近的「フ」(hu)代替。

另外,後世推測閩南話是唐朝國語,而廣東話和客家話是宋朝國語,這也可從 f 音來證實,因為閩南話很不幸也沒有 f 音,而廣東話和客家話都有,可以推斷由於 f 音在唐末後才開始出現,結果閩南話也錯過了這個機會,到了宋朝,廣東話和客家話作主,自然把 f 音收進去,所以廣東人發到 f 音,福建人則發不了。